下载ag亚游
首页 > 宣传教育 > 警钟长鸣

员工跳槽,带走“不能说的秘密”

发布时间:2011-08-12 16:00
    年产值14亿元,销售额超9亿元,位于慈溪的人和光伏有限公司拥有着“福布斯中国潜力企业”、“宁波高新技术企业”等光环。然而,企业近年来频频遭遇“密战”烦恼——基层员工被挖走超百人,无形中造成技术外泄。人和光伏成了为竞争对手培养人才的“黄埔军校”。
  更不容乐观的是,最新的慈溪工商分局报告显示,只有不到30%的企业合同中含有保密条款。宁波市民营企业对外贸易商会秘书长曹平说,宁波的商业秘密侵犯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,目前该协会正着手建立“商业秘密保护平台”来帮助企业。
  现状
  对手开出高月薪两年被挖走百名一线员工
  昨天,人和光伏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陈绍刚一脸苦恼。他的办公桌上放着7月份离职的十多名一线员工名单。
  “他们会不会去竞争对手的企业,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,但此前辞职的一部分员工,现在已经是竞争对手企业中的骨干。”陈绍刚说。
  这些离职的员工中,大多是普通员工、检验员以及班组长。“他们掌握着一线的生产流程和技术,是竞争对手非常需要的人才。”陈绍刚说,他们的一线员工平均月工资在2500元左右,竞争对手开出6000元的月薪,把人挖走并委以重任。
  对手大肆挖人,源于光伏产业诱人的市场前景。人和光伏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太阳能电池组件接线盒、连接器、电缆线及周边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和服务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。早在1986年,企业就已经涉足光伏产业,如今已经成长为年产值14亿元,销售额超9亿元的重点企业。
  据业内分析,光伏产业可观的利润回报,吸引了大量竞争者进入该产业。过去一枝独秀的人和光伏,现在背后多出了不少追兵。“同行业产值过亿的企业,已经出现三四家了。”陈绍刚说,他们需要在短时间内具备产能,就必须挖人。近两年,人和光伏员工流失突然增多,累计超过100人。
  合同保密条款成空文责任追究陷入困境
  实际上,人和光伏在招收员工的时候,并非没有预见到今天的状况。
  “所有员工进入企业,都签订保密合同。另外,也有竞业限制协议规定,员工离职后,两年内不得进入同行业。”
  据了解,人和光伏给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的员工每月支付200元的费用,以保证商业秘密不被泄露。但是,规定在实际执行过程中,遭到了想象不到的困难。
  此前,人和光伏因员工被挖墙脚,一度相当恼火,曾向竞争对手发出律师函。“但考虑到当时与对方还有合作项目,而且私下又不愿意与对方闹僵,最终还是撤掉了律师函。”陈绍刚无奈地说。
  人和光伏不愿意但又无可奈何地成了慈溪光伏产业的“黄埔军校”。“在工商局的帮助下,我们需要进一步完善企业的基本保密制度,探索商业秘密的维权路径。”陈绍刚说。
  目前,慈溪工商分局意识到了企业“密战”的严峻性,投入大量人力帮助企业建立商业秘密保护的制度。
  一份慈溪工商分局关于“百名工商干部下企业,解决百个问题”的资料显示,慈溪一批高科技企业,均把保护商业秘密作为企业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目前,慈溪工商局正协助十多家高新技术企业建立健全商业秘密保护制度。 
   调查
    超七成员工未签保密条款过半企业泄密后不维权
  一份由慈溪工商分局完成的《慈溪市企业商业秘密保护调研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认为,慈溪企业对商业秘密保护不容乐观,由于人才流动等原因造成的泄密事件已较为普遍,甚至有可能阻碍新兴产业的健康发展。
  根据《报告》调查显示,仅有12.7%的企业设立专职人员与组织机构处理商业秘密相关事宜,含保密条款的《劳动合同》全企业签订率仅27%,有一定针对性的竞业限制协议签订率也仅为36.6%,日常性的保密措施则更少。
  《报告》显示,慈溪24.4%的企业发生过商业秘密泄露事件,发生泄密后不予追究的企业占17%,自行协商的企业占35%,即超过一半的企业没有主动通过政府部门去维权。
  慈溪工商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截至2010年底,慈溪拥有3亿元以上规模的块状经济共计37个。“企业产品技术、销售市场等资源都高度集中,没有掌握核心技术,没有持续更新技术的能力,就会造成该行业‘零门槛’进入,随着时间的推移,必将加速该行业的没落。”这位工作人员说。
  高新产业竞争激烈保密措施和投入不足
  “首先是企业对商业秘密的价值普遍认识不足,保密措施、保密能力自然无从谈起。”慈溪工商分局相关负责人说,“保护商业秘密要费九牛二虎之力,投入没有立竿见影的收益。而如果通过一些途径获取企业生产技术和工艺,则成本要低得多。”
  据了解,受利益驱使获取他人商业秘密是慈溪高新产业中的突出问题。近几年,慈溪大力发展“装备制造、电子信息、新材料、新能源”为主的高新产业,2010年度产值已达400亿元。
  相对于利润非常透明的传统行业,新兴行业的收益率相对较高。庞大的蛋糕,促使许多企业为分得一杯羹,纷纷转行进入高新技术领域。
  慈溪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说,进入高新技术领域,第一个门槛就是产品技术难题,部分企业为使项目快速上马收取回报,通过挖取人才、私下买卖技术等手段,获得他人商业秘密,使企业快速起步。
  此外,由于企业员工忠诚度不高,容易“因小利而出卖大利”;也有的商业秘密则是员工保密意识差,无意识传播。
  “具有法律约束效力的竞业限制协议,一般需支付两年60%的平均工资给离职人员,企业负担重,能实施的企业非常有限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 
    建议
  企业应建立完善的商业保护系统
  “依靠《劳动合同法》的保密条款,远远不能满足企业保护商业秘密的需要。”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学会理论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宁波商业秘密领域研究专家孙佳恩认为,必须使用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、国家工商局《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》等法律法规来维护企业的商业秘密。
  孙佳恩认为,企业必须首先建立完善的商业保护系统,明确哪些工艺流程、生产技术以及其他信息为商业秘密,并对外公告进行保护。
  此外,商业秘密在内部必须得到有效的执行,如安装DLP(数据泄露防护)系统和U盘管理系统,这样企业数据信息就可以获得保密。
  行业协会应发挥重要作用
  “政府提供的行政指导是有限的,不可能涵盖各个企业。在加强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方面,应积极发挥行业协会和社会中介机构的作用。”慈溪工商分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  据慈溪工商分局统计,目前,慈溪工业行业协会有21家。据了解,专业中介机构可以提供法律援助,事前帮助企业起草合同、订立制度、设立部门等保密措施,其间可以提供信息咨询、员工培训、保密策划等专业服务,事后更可以提供商业秘密评估鉴定、证据保全、诉讼代理等法律援助。
  反馈
  宁波将推出“商业秘密保护平台”
  昨天,宁波市民营企业对外贸易商会秘书长曹平说,宁波的商业秘密侵犯,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,目前该协会正着手建立“商业秘密保护平台”来帮助企业。
  “法律途径取证难,时间长,现在很多企业基本放弃走这条路。”曹平说,按《刑法》规定,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入罪门槛一是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在50万元以上,二是致使权利人破产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(失去竞争优势或市场)。
  “关于损失的认定,企业和司法部门的计算结果差异非常大。在企业看来,商业泄密造成的损失包括很多方面,而且有些损失的产生会有滞后效应,因此,即便是直接经济损失,也很难精确计算。而50万元这个门槛也有些高。”曹平说。
  据了解,即将推出的这个平台,将帮助企业对商业秘密进行主动保护,帮助企业对可能发生的商业秘密泄露提供预防性建议,并对造成商业秘密泄露的企业提供第三方的商务调查。
  “另一方面,我们还将重点转移至员工管理、人事档案信息共享等内容,来遏制商业秘密泄露事件发生。”曹平说。
  据了解,今年5月,市外经贸局与市民营企业对外贸易商会经过广泛调研,提炼经验,精心编制了《宁波外贸企业保护商业秘密16招》,供广大外贸企业和相关机构参考。
   
——链接:
  商业秘密:指不为公众所知悉、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,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。商业秘密包括两部分:非专利技术和经营信息。如管理方法,产销策略,客户名单、货源情报等经营信息;生产配方、工艺流程、技术诀窍、设计图纸等技术信息。商业秘密关乎企业的竞争力,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,有的甚至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生存。

  东南商报记者 张明明 通讯员 徐俊杰 宋银斌
 
(hhl编辑)